在论述中国金融结构必须以“资本金融为主,货币金融为辅;股权资本为主,债务资本为辅”的过程中,我们提出,在发达国家主动抛弃金融资本主义、而迅速进入“后金融资本主义”时代之后,国家间以股权资本为核心的实业资本争夺将日趋激烈。实际上,所谓民粹主义、贸易保护主义都是这一时代的基本特征,所以我们认为,无论如何中国都必须加入这场竞争,否则我们将谈不上经济未来。

第二,加快建立更加科学有效的金融监管体系。要改进金融监管,健全宏观审慎管理,提高金融监管的专业性和有效性。加强金融监管协调,形成监管合力。加快构建适合我国国情的金融机构风险处置和破产机制。